• 对于注定会优秀的人来说,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博主
  • 手懒得,必受贫穷,手勤的,必得富足----《圣经》
  • 帮助别人,成就自己。愿君在本站能真正有所收获!
  • 如果你在本站中发现任何问题,欢迎留言指正!
  •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本站开启了防爆破关小黑屋机制,如果您是正常登录但被关进小黑屋,请联系站长解除!

<九>我的爷爷–烤火与看电视

我的爷爷 eryajf 4周前 (06-24) 93°C 已收录 0个评论
本文预计阅读时间 6 分钟

北岛的诗歌《一切》中有两句话:“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爷爷,您去了,然而最近我却总是想起您,在各种各样的生活场景当中,仿佛您还处处都在,有一些情感的感召,不停地从旧日各种回忆中,层层激荡在我的心底,以至于让我无法相信,这真实的永别的死亡。

想起来您的嘉言懿行,想起来您的殷切期许,作为您疼爱的孙子,我从来不敢有任何不轨行为在日常,更加是用尽全力在工作上为公家拼搏出力,以期早日成为那个真正能够令您骄傲的后人。我的爷爷,您走的太早太早,当我再回家,再不会有人像您那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告诉我,就算再穷也不能拿公家一针一线,好好干,不要偷懒了。当我再回家,再不能围绕在您的膝下身边,听您讲起过去的事儿,见您乐观开怀的笑容。当我再回家,再不能吃饭的时候叫您吃饭了。,,,爷爷,您不在了,我再也不能做一个简单单纯的小孩子,依偎在您的身旁。

这一阵儿都没有写系列文章,是因为杂七杂八一直都在忙碌,疲惫的身体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大段的时间来进行写作,爷爷,我立下的今年要写20篇的志言,一定将会兑现。

今天,拿出两个小日常来表上一表。

1,烤火不止。

印象中,爷爷是更喜欢冬天的,反正很不喜欢夏天,每当夏天来临,都要拿着蝇子拍与苍蝇作斗争,爷爷所用的蝇子拍,则又是他自己将一块儿很有年代的拍掌用铁丝拧在白拉条棍儿上,虽然造型很朴素,但是用起来效果一点都不差。白天与蝇子斗争,晚上则需要与蚊子作斗争,他常常使用的方式则是原始的艾叶薰的办法。

2014年6月

IMG_20140620_203020

IMG_20140620_203024

IMG_20140620_203027

IMG_20140620_203033

IMG_20140620_203042

以上这组照片,是拍摄于2014年6月20日的晚上,临睡之前,爷爷再一次点燃艾叶,使用这种传统方式进行驱蚊,以此换得一夜安眠。

自然这些照片不能算是烤火的,但是我也在此一并记录分享,再一次翻开这些照片,看到爷爷瘦弱的身躯,心里不由得一阵儿酸楚。敬爱的老人,从来不讲究吃喝,用最传统最朴实的态度,为我做出最好的表演。

在很早一些年前,冬天里的每天早上,我睡醒之后几乎都是伴随着爷爷的咳嗽声度过的,每天爷爷起的都非常早,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喂牛,从草堆里装起一筛子的麦草,把细小的麦芒之类的筛除,再把表层大的麦云儿抓掉,然后一翻筛子全部都倒进牛槽,接着用水瓢往干草上泼几瓢泔水,搅拌之后,牛就会有滋有味的吃起来,这个时候,爷爷就会在牛槽边上,将刚刚筛下来的麦糠拢在一起,点一把小火,双手放在火上烤了又烤,这个时候的火一般不大,慢慢将要熄灭,爷爷就会把麦糠踩实,这样不会燃烧的太快,慢慢怄下去,屋子里也总有热腾腾的热气,然后他就会拿出旱烟美美地抽上一锅,接着就陷入一阵儿咳嗽中,我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兴来,醒来第一件事儿便是跑来爷爷身边,在烟雾缭绕的小火旁边维持温暖。

这样的情况在我记忆中维持了许多年,直到家里已不许爷爷再养牛之后才终止,不过后来爷爷全身心投入到编萝头事业中,冬天往往都是先用干白拉条叶子以及一些没用的废材燃起一笼大火,待全身都烤热了,也就开始工作了。爷爷爱烤火,就像小孩子爱吃糖一般,有时候天气没那么冷,或者该吃饭睡觉的时候了,他却悄悄的抓起一把松软的柴火奔向火盆烤火。做饭的时候爷爷爱烧锅,其实也是因为烧锅的同时,更能烤火方便,他常常因为烤火将衣服烧出大洞,记得有一次是穿的一个新袄,第二天烤火就把袖子烧了个洞,最后还是妈妈来帮他补好了,但是这事儿却成了妈妈常常念叨爷爷的话柄,以敦促爷爷烤火的时候不要大意。

这个视频是2018年冬季媳妇所拍,具体时间应该也就在爷爷离世前一二十天左右,那时候父亲也已经提早回家,能够在老人家这最后日子里,尽孝侍奉。视频中的爷爷尽管看上去气色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已然人老将去,一旁父亲与母亲分别制作着方便爷爷如厕的工具,现在看起来这样的视频,让我禁不住眼泪四溢。

2,看会儿戏。

关于看电视,要不是因为留下一些图片,似乎这个话题几乎不会提起了,因为这样一个物件于爷爷而言,似乎从来接触不多,在我还小的时候,若是爷爷想要看一会儿,大概也被我不允了,或者就是找戏的时候信号乱拨。后来慢慢长大,也渐渐有意识珍惜爷爷的一些请求,则爷爷想要看的时候,基本上我都是很乐意为他放送的。

爷爷对戏很有一股痴迷,但是看什么戏,听什么戏,则从不挑剔,经常在吃过晚饭之后,他晃悠悠来到堂屋门口,启龙啊,给我拨个戏吧,看一会儿,我于是搜索一会儿,找到一个播放戏曲的,有时候会陪着爷爷看一会儿,有时候则也实在听不大进去,一起看的时候,爷爷经常又会与我们讲一些他印象中的戏曲桥段。

IMG_20140624_194938

IMG_20140624_194941

这两张图片同样是拍摄于2014年6月份。

爷爷常讲起的戏段,有三篇文章做得好,皇上赐了个芝麻官的七品芝麻官,有离开了小仓娃登封小县的卷席筒,有陈世美之类的,详细的我也都记不得了,但是从这些小的熏陶中,让我,一个新世纪的九零后,也多少在内心中对于传统戏曲艺术产生兴趣,比如我个人也非常喜爱金不换的《七品芝麻官》,任宏恩的《赵铁贤哭妻》,张书义的《刘秀走南阳》等选段。

IMG20160920200443

旁边的是小叔家的俊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玩着手机,大概是因为戏曲节目看不进去吧,我也一样,于是拿起了手机拍下了这个场景,唯有爷爷,那么投入,那么痴迷的看着,听着,,

我的爷爷,想念您!


weinxin
扫码订阅本站,第一时间获得更新
微信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网站的动态,另外不定时发送WordPress小技巧,你可以随时退订,欢迎订阅哦~

二丫讲梵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九>我的爷爷–烤火与看电视
喜欢 (0)
[如果想支持本站,可支付宝赞助]
分享 (0)
eryajf
关于作者:
学无止境,我愿意无止境学。书山有路,我愿意举身投火,淬炼成金!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