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注定会优秀的人来说,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博主
  • 手懒得,必受贫穷,手勤的,必得富足----《圣经》
  • 帮助别人,成就自己。愿君在本站能真正有所收获!
  • 如果你在本站中发现任何问题,欢迎留言指正!
  •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本站开启了防爆破关小黑屋机制,如果您是正常登录但被关进小黑屋,请联系站长解除!

<八>我的爷爷–与爷爷聊天之打算盘

我的爷爷 eryajf 6个月前 (05-14) 532°C 已收录 0个评论
本文预计阅读时间 12 分钟

打算盘在今天是一个不太常见的技能,但在上个世纪,则是日常买卖算账的常用的一种方式,在我父亲文章里,曾这样记录:

“父亲小时候读过私熟,会珠算。能识字,会算帐已超越了他们那个年代的同龄人,是当时很多人所望尘莫及的,以至于后来每当家里卖粮食的时候,他总是拿出他的算盘炫技,虽然算正确的时候不多,但他却乐此不彼,引以为荣。”

与爷爷聊天

珠算对于爷爷来说,仿佛是一种文艺兴趣的消遣,日常卖粮食算账他会拿出来抠算一波,没事儿的时候,隔段时间,也会把算盘拿出来,手里拨着,口里念着,噼里啪啦打上一通,然而再一脸满足的样子,接着小心翼翼地将算盘放置在条机的最里边,回来坐在椅子上,仍旧回味着刚刚打过的一些路数。这种时而拿出来把玩一阵儿的时候,是我经常遇见的,以至于留下了如下的视频日常。

视频中的字幕如下:

一六二五,这指头
四二五
五三一二
九五六二五
十二七五
十三八五
十四八七五
十六两一斤
这打的是啥呀,刚才
金珍歌儿呀
只打一六二五
这锻炼指头
这又一六二五
这又六二五
六~二~五
六你不得上去
六二五,六二五
六三七五
七四三七,五
七四三七五
这有多少斤了
这个七十两
四斤,四斤
七十两
七四三七五
四斤,六三七五
四斤六两

以前一斤是十六两

十六两一斤
你要是二斤吧
就得三十二两

你看,十六
又个十六,三十二
它十六加十六吗不是

咋算里呀
那你说里是斤呐
一斤一斤六
又个一斤一斤六
又个一斤
四斤九两
哎,那恁
那恁说一斤的时候
也说一斤六?
那不是…
咦,一斤
一斤一退六二五
这是干啥里呀
唵?
一退六二五,这
这是干啥里呀
这是六二五
一退六二五

这就是一两蛮
一两一六二五
二一二五
二一二五

这三一八七五
这四二五

这还需要上去
只打六二五
嗯,四二五
该五两的了
五三一二五
六三七五
这就是六斤
六三七五
七四三七五
这就是八五
为啥以前一斤是…?
八五
八五就是半斤呐
八两蛮
啊,是啊
嘿嘿嘿
八两是半斤
半斤八两
为啥以前那一斤是十六两呀?
那算着不费事?
那你,以前规定就是十六两
等到八路军
毛主席来了
然后才十两一斤
十两一斤好算账
可是
嘿嘿
你这个,你卖啥
一斤六两你要说
一斤多钱
那很不方便呀
不好算,可是的
可不是蛮
除蛮,你得除
八路军来,除了这个
像这个十六两
改成十两的变化
还有别的变化没有
那你,使不上算盘
我知道呀
还有别的方面的改变没有
有啥改变的
那是那
这十两就不需要算盘了
我说的是像别的方面
不是算盘方面
你像,好比像吧
卖辣椒,六百五
六块五一斤
这六百,六百七吧
六百七
六百七十斤

对于珠算,我也会一些的,我所会的,则全部都是由爷爷所教。

记得那应该是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样子,那些年月家里非常穷困,已经不记得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那一个冬天,我都是与爷爷住在一起的,在院子南角的一间牛屋里。屋子虽小,但是却非常温暖,整间屋子由一台高大的牛槽一分为二,我与爷爷一起睡在门口角落里,那边则是黄牛的居所。每天晚上睡之前,我都会听爷爷讲起很多往事,有的已经讲了一遍又一遍,而我却听的不厌其烦。有时候我们两个则什么话也不说,我看我的课文作业,他带着老花眼镜看着圣经,然后在将睡之前哼哼着不太熟练的主歌。而在这些记忆之外,令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爷爷叫我学珠算了。

那时候的算盘就挂在挨着我们睡的墙上,爷爷经常会拿下来打一会儿,而我就非常好奇,他总在打的时候口里说着一套一套的词儿,对我来说非常新鲜,非常好玩,于是,爷爷在示范了一遍之后,就开始让我自己打,说先打三遍九,打这个还有一些讲究,首先将算珠从左到右挨着摆成1到9的数字,然后开始一个挨一个的乘2,依然是从左到右,这样算过三遍下来,原来的从1到9就会变成从9到1来排列了,当爷爷这样讲完之后,就更加激起我的兴致来,“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五去五进一,六上一去五进一,七上二去五进一,八去二进一,九去一进一”,就是这样的口诀,但是这对于当时的我,是非常难的,三遍打下来,常常因为过程中某个地方出错而无法实现爷爷描述的那样,以至于让我一度怀疑,这个游戏是不是设计的有问题,然而我拿着算盘请求爷爷来打一遍的时候,他则很快就打了出来。

之后他又摆放处其他的一些花样,什么大鹏展翅了,什么金鸡独立了,让我觉得,小小算盘真的是大有文章,那时候我因为刚接触,兴致很高,经常拿着算盘不停地拨弄,因为每次复原都是一个一个拨回去的,爷爷则又过来了,他说,我们那时候也跟你一样,一个一个拨回去,但是人家算账好手都是有技巧的,说着,他拿起算盘,拨乱了之后,嘿的一声,只见他抓着一个边柱在空中那么一挥舞,算珠就全部乖乖上下分明了,我赶忙从他手中夺过算盘,也想表演一下,结果要么就是用劲儿猛了,要么就是用劲儿方向不对,到最后结果时还是乱的。现在想想这些回忆,都是多么美好的啊!

视频中的字幕如下:


六块五一斤,多少钱
算吧
乘法从第二个开始
除法从这儿
乘法第二因蛮

从这个说完
从这儿,你瞅
五七三十五

这才考验本事呢
六七四十二
这算乘完了
这个六还跟五乘,五乘完给…
后边如果再有两柱,继续乘
什么时候乘完了,再乘本柱
啊,从后往前乘嘛
哎对~从后往前乘
这个,如果是除法的话
是从前往后除

对,这就是,你说的干脆
这,五跟六乘
五六三,三下五去二
六六三十六
六七十三去五上一进一,是我按意思补充的
这算,得出这么多钱
多钱呀
四百三十五块五
嘿嘿嘿,四百三十..
这个,你要是,你需要再除一下,看对不对
嗯,嗯,那你再除回去
六给四说,六四六上四
这五六除三十
六四六剩四
四二,这除不尽
逢六进一
五七是三十五
嗯,啊
嘿嘿,算回来了
刚好这么多

你也算出来了?
我没有啊,是你算出来了
乘了,再一除,那个数对,就是那个钱,不会错
嗯嗯嗯
先乘后除,除了之后那个数不对,就是钱没算对

除对了,算的就刚好一样
嘿,那仔儿多了,不够了,再借一个
你不借一个,它除不完
除不完了,那前边是个六
刚才我问你这个,八路军来了以后还有别的改变没,你没听懂吧
八路军来,没啥改变,就这呗
他来之前,以前买东西了什么的,咋买的呀
那一样买蛮,跟现在一样
那钱不是有变化吗
那毛主席来,后来慢慢不十六两了呀
都十两了,都改了
我说钱方面,以前使得是什么钱呀,还是铜钱?

使的啥?
也是票子蛮,也是纸票
纸票
面值二十块的
也有红..官金里
十块当二十里
后来不是,换了,是吧
唵?
后来不是换了?换没?
那你,换啥呢,一个朝代一个样儿

毛主席下世,不使他里了
这又,这个朝代又重印了

这个朝代要是亡了
那国家,你这个朝廷,这票子瞎了
不然就说,那票子你藏的多有啥用
钢洋是银子,任何时候不会瞎
这个纸,换个朝廷,啥也不算了

现在不瞎了,怎么呢
这是选的

朝廷也是选的
谁行让谁当
这票子…
以前都是,你管这个朝代,这就是一辈子呀
外人谁也不能当
你的皇上,唱戏那话,皇上
皇上死了,小王登基
他娃儿上事儿

别人还不能上
不里说,老王下世,小王登基

就是他儿子上来
现在,你这个朝廷一老,再选
那时候不兴选,辈辈儿都是人家
古朝万代蛮

老头儿是朝廷,娃儿上朝
娃儿上朝,娃儿结婚了,有孩儿们了
下一辈儿也是,几辈子接

现在时兴改选,一老,六十一退休,再选
还是这票子不动
现在的国家主席是谁你知道不?
不知道
不知道,嘿嘿
谁打听那呀
以前是胡耀邦啦,江泽民啦

胡锦涛啦,是不是,这了那了
现在谁知道是谁
邓小平你不知道?
邓小平也知道

现在就不是邓小平了,都老了,过去了
可是
现在就是新的,谁知道是什么名字
咱老了也不打听那个,随便是谁当去
那恁都不操这个心啊
那是蛮,只要地里的草锄净了
现在又不要皇粮
嘿嘿嘿
又不管,人老了,还有照顾,嘿
以前谁管你呀

这个朝代好
老保了,低保了
六十里,有八十里
困难户了,以前谁管你呀
要饭也不管你
这个朝代好
你要是年龄大了,都有照顾
是光棍儿了给你盖间平房

嘿嘿
景那困难户盖三间平房
盖村西南角了
国家给他掏了一间的钱
这两间是他自己的
人家只管照顾你一间

怎么可能一下子给你盖三间呢
光棍儿们都是一间
困难户也是一间
你想盖三间了
剩下这两间你自己掏钱

不管你啥,总之国家只照顾你一间
你想的怪美,给你盖座楼
你盖楼也中,也是两间
嘿嘿
这一间人家掏
有的国家掏一间,剩下这两间他也盖不起
那全成在东乡放羊
他也给他盖了一间,也没人住

他那个瓦房塌了蛮

日常生活当中,类似这样的与爷爷促膝相谈的时候非常多,除了在这种交谈当中感受爷爷那达观的人生观之外,更多时候,在与爷爷那来自于上世纪,还与中国古老传统文化浸染的气息的交汇中,使我渐渐变成一个更丰富立体的人。事实上很多时候在爷爷面前,我是非常渺小的一个,看上去好像比爷爷知道不少新的东西,然而老人家脑海中的朝廷概念,以及对今日政府的知足与感恩,都是值得我再三深入琢磨以及学习的。

在这个不再需要交公粮的时代,“只要地里的草锄净了”,能够多种多收,对于爷爷而言,就是最幸福的日子了。我想,对于他来说,最美好的时光,大概就是当初听到免交公粮的时候了吧。依稀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每年收完麦子之后,需要交上不少的公粮,许多交公粮的车子从十里八村汇聚到乡里的粮所门口,排成没有尾巴的长龙,这一去,就要好几天才能够回来,后来终于不用再交公粮,对农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实惠的政策。

爷爷,在您去世三天的时候,需要把家里关于您的东西烧给您,其中有一把旧的算盘,就被父亲放在了里边,这样一件供于您消遣的物什,终于可以永远伴随左右。过往那些久远有些模糊的记忆,也在今天记录于纸,无忘与爷爷学习算盘的日子,更无忘爷爷打起算盘时的自在与舒适。


weinxin
扫码订阅本站,第一时间获得更新
微信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网站的动态,另外不定时发送WordPress小技巧,你可以随时退订,欢迎订阅哦~

二丫讲梵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八>我的爷爷–与爷爷聊天之打算盘
喜欢 (2)
[如果想支持本站,可支付宝赞助]
分享 (0)
eryajf
关于作者:
学无止境,我愿意无止境学。书山有路,我愿意举身投火,淬炼成金!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